真实天葬礼过程图片 一场通向天堂的葬礼 - 九天资讯网 365bet 提现_365bet网站骗局_365bet体育娱乐
当前位置: 首页?>?历史人物 > 正文
2019-10-03 23:53:18 作者:大师 手机看新闻

真实天葬礼过程图片 一场通向天堂的葬礼

[提要] &nbp;&nbp;&nbp; 早上六点推开窗,仿佛在天上。除了雾,什么也看不清。句号发来消息问还去山顶拍照吗,雾很大,怕是不会出太阳了。我说,去,拍不了晨景,就拍雾景。爬到山顶时,已有很多人在...

??? 早上六点推开窗,仿佛在天上。除了雾,什么也看不清。句号发来消息问还去山顶拍照吗,雾很大,怕是不会出太阳了。我说,去,拍不了晨景,就拍雾景。爬到山顶时,已有很多人在那里等日出。可是看上去,我们今天是看不见霞光普照佛学院的幻境了。山顶风大,地面上全是霜,一不小心就会滑倒。我已冷得手脚发麻,可是大家都稳稳的站在那里不肯离开,一定要等雾散日出。句号等不下去了,先回去。我在山顶等得冻成冰人了,实在熬不下去了,才下山。后来朋友看我拍的大雾笼罩下的佛学院大赞漂亮,我说要是蓝天白云更美,他说,才不,佛学院就要这种朦胧感才神秘。

?

???

??? 中午十二点,出发天葬台。我的心有些惊慌,我不确定我会不会现场逃跑,能不能承受天葬带给我的心理和视觉冲击。关于天葬,神秘而原始。看过很多关于天葬的文章,也有赤裸裸血肉模糊的尸体图片。更有许多汉人在亲眼看过天葬后,顿悟人生,放下执念,抛弃物质,而选择平淡度日的。我不知道这次前往,是收获还是更加混乱。是重新认识生命,还是更加不理解活着。但是,没有经历,又怎么知道会有怎样的感悟。所以,我克服心理的恐惧和不安,带着对天葬,对死者的恭敬,出发。

?

?

??? 到达天葬台(又叫尸陀林)时,已有很多人在那里等候。山坡上有很多大鸟成片的挤在一起,那应该就是秃鹫了。不时有几只展翅飞起,在空中盘旋,我不敢靠近,离得远远的。虽说秃鹫并不会伤害人,但它们在藏民族心里,是神,是佛菩萨的化身,是来人间来解救那些亡魂的。我敬而远之,觉得它们不是世间生灵。天藏台有一处人工修砌的石头洞穴,里面铺满了人头骨,是那些天葬的死者留下的吗,我仍觉得寒气逼人,背脊发凉。

?

??? 不远处在一块圆形的台阶上,见到一个穿着五彩衣服的人站在上面,有一些汉人轮翻趴在上面。只见那身穿彩衣的人口中念念有词,并在他们身上比划。我小声的问旁边一个女孩,这是在干嘛。她回我,这个彩衣人就是天葬师,他这是在给活人做天葬。我吃惊的问,这些人为什么要做活天葬,这多不吉利啊。那女孩反倒吃惊的看着我说,你不知道吗,这叫重生啊。让天葬师给你做活天葬,就表明你重生了,过去的一切都埋葬了,活天葬后,你就获得了新生。我恍然大悟。但是,我还是没有胆量趴在台子上让天葬师在我身上比划着活切了我。天葬师在藏区是一个受人尊敬的职业,一般由男性担任,家中如有男孩会接父亲的班继续做天葬师。可是,我仍觉得让一个满手沾满了无数死者血肉的手在我身上比划,是我心理所不能接受的。对不起,请原谅我这样说。可是,我还是感到害怕。当然,另一点就是,我并不希望重生,我的今生并没有什么污点,也没有什么遗憾,我所要做的就是好好的活下去。

?

??? 一点钟时,有觉姆在离天葬台大概一百米处拉起绳子,所有观看天葬的人都不能越过绳子,并被告之收起相机手机,不准拍照。我自然是最遵守规矩的那一个,早早就在绳子外等着。那时天色阴暗,好像要下雨的样子,可大家丝毫要走的念头都没有。我问那个拉绳的觉姆,如果下雨,会取消天葬吗。觉姆操着一口标准的普通话说,根本就不会下雨。旁边有人问,你不是藏族啊,你的普通话说得这么好。那觉姆笑笑说,我是吉林的,来这里学习已经一年了。今天被派来当义工维持现场秩序。像她这样来自全国各地的汉人学僧还有很多,更有甚者,有的旅行者来了后临时决定留下剃度做出家人。大家相传,最有名的一个就是来自上海某外企的一男子,辞职旅行到此便决定留下出家。后在网络上疯传,成为我们这些俗人可遇不可求的生活方式。

?

?? 一点半时,觉姆告诉大家不要走动了,尸体已从佛学院拉出。就在那一刻,神奇的事发生了。乌云突然散开,太阳光直泄下来,竟感觉身体发热,不冷了。我们静静的等着。而这时我看见天葬师已经进到天葬台里面。说是天葬台,不过是一处凹陷的土地。地面上黑呼呼的散发出刺鼻的气味,那是长年被血水浸透造成的。地面上还能看见前一天死者留下的细小骨肉。我差点叫出声来,因为我看见天葬师居然在磨刀,那刀面还反射着寒光。我悟住嘴大气都不敢出。这时见到有很多人往天葬台里走,仔细一看,他们中间有人背着,抬着或抱着一具具用麻袋,或是棉被裹好的尸体放到天葬台中间。家属们散开来就站在周围不足一米的地方看着。天葬师仍在磨刀,另一个是他的助手正用刀子割开绑在那些尸体上的绳子。然后用力抽开麻袋,一具赤裸的尸体顺着地势滚出来。然后又是另一具,再一具。我仔细看了看,今天有五具尸体,但离得远,并不知道死者是男是女,是老是幼。

?

天葬台并不起眼,只是一个土坑,

你看见土里那些血肉残渣了吗,他们已是升了天的灵魂

??? 只见天葬师扯起其中一具尸体的头发,在他后脑上割下一刀,然后一拉,整块头皮被扯下,他顺手丢在一边,又拉起死者的手从大臂关节处割下,再割下大腿根部。这时,在我没有任何防备的时候,他居然抡起斧头砸向死者的头颅,我只听到一声闷响,响彻整个山谷。我和身边的人们同时发出惊呼。那一刻,我哭了。我的手一直按压在胸口,并不停的颤抖。眼泪就那么流下,完全控制不住。就在我还不能完全控制自己情绪的时候,天葬师已经对第二具,第三具……尸体开始轮翻切割。而他们的家人就站在旁边看着,没有任何反应,好像这只是一场轻描淡写的仪式。

?

秃鹫们等在旁边,它们会将死者带到天堂

??? 几十只秃鹫一直盘旋在上空,更多的则在旁边等着。像是有约定,不等天葬师下令它们是不会靠近的。所有尸体都肢解后,天葬师站到一边,这时所有的秃鹫瞬间就占领了天葬台,把尸体压得密密实实。要等到秃鹫把肉都吃完了,天葬师才会敲碎骨头和着糌粑,秃鹫才会继续吃完。要等它们吃完五具尸体的肉,可能要到下午五点的样子。大家便陆陆续续的散开了。我的心一直在剧烈的颤动,脑袋里仍是刚才的景像。伙伴们就在我身后大声喊我,我都没听见。回佛学院的路上,太阳消失了,并下起了雪。我相信,这并不是巧合,这是一场真正的,直达天堂的葬礼。

标签